|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话唐骏:四流学校又如何?

2010-08-09 01:55:32

消息来源:中国法治 评论
2010-07-08 14:49:28 来源: 时代周报(广州)  前一天晚上,唐骏和美国、日本来的同学聚会。一位在日本留学时的室友出示一条短信问唐骏学历造假事件,唐骏拿起桌边的白酒,大吼:“管他呢,喝酒!”那晚唐骏喝醉了。“这是我最近最开心的事,那天喝飘了。”唐骏爽朗地大笑。

时代周报7月8日报道 

对话唐骏:四流学校又如何?

此次的学历造假事件早已单纯地从对个人造假的质疑升级为对社会问题的反思。也许,唐骏文凭风波背后更大的意义,在于人们到底是重“形式”还是重“实干”的辩证。

“最近有点烦。”唐骏毫不避讳地表达了近日被“学历造假门”缠身的困扰。自7月1日“打假专业户”方舟子在微博上质疑唐骏学历造假后,对这位“打工皇帝”的质疑声便排山倒海般涌现。

然而唐骏却选择了沉默,在时代周报记者不懈的努力下,唐骏终于给予了回应,并第一次对媒体敞开心扉,讲述了其经历“学历造假门”后的现状与心路历程。

“管他呢,喝酒!”

7月6日,唐骏在微博上称过了6日就不再接受学历造假一事的询问,明日开始我行我素。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到唐骏时,已是6日晚上7时35分,离唐骏的回应截止期限还剩4个多小时。

唐骏回应时代周报记者说:“今日已排满”,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在记者数十次不懈地拨打电话和发送短信后,唐骏终于在21时21分同意了采访请求。

对于学历事件这个敏感问题,唐骏略显无奈,流露出不想继续接受采访的疲惫感。然而记者的坚持劝说终于在22时左右打动了这个看似刚强的男子。             

前一天晚上,唐骏和美国、日本来的同学聚会。一位在日本留学时的室友出示一条短信问唐骏学历造假事件,唐骏拿起桌边的白酒,大吼:“管他呢,喝酒!”那晚唐骏喝醉了。“这是我最近最开心的事,那天喝飘了。”唐骏爽朗地大笑。

“我已经澄清过了,就不再赘述细节了。我从未说过我是加州理工大学的博士。但我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历证书、博士论文都可以来查。你说我的学校三流,那就三流,我说四流也可以。”唐骏就造假事件正面回应了时代周报记者。

唐骏的博士学位证书上显示“Jun Tang”确实是“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获得者。然而,与唐骏自传作品《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中宣称的“1990年,赴美国继续留学生涯,获得计算机学博士学位”不同的是,该学位证书上标明的专业是电子工程(electrical engineering),这与猫扑上网友揭示的结果惊人一致。

然而仅存30年的西太平洋大学,现已更名为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是一所基于“远程教育和课堂指导”的学校,所授学位最高为硕士。网友们笑称这是“野鸡”大学,以此质疑唐骏的学历。

这个制造“打工皇帝”的神话,被年轻一代奉为偶像的男子,似乎并不愿意承认自己受困于造假泥潭中,在说出“最近有点烦”后,唐骏又豁达地补充道:“这么差的一个学校,现在被人无限炒作,反而名声大噪。我也才知道原来中国还有不少校友,算是个小收获。”唐骏再一次爽朗地大笑,但笑声中却难掩烦恼缠身的疲态。

“我只介意我在乎的人的质疑”

“我并不认识他,至今也未与他沟通过,我只介意我在乎的人的质疑。” 对于方舟子,此次学历造假事件的始作俑者,唐骏显得很平静,整个采访中未出现任何攻击方舟子的话。然而,时代周报记者依旧能从唐骏的只言片语中捕捉一些信息。

“方舟子去年做过一次类似的炒作,当时并未掀起大浪。今年他又卷土重来,现如今方舟子已名声大噪了。”唐骏的矛头直指方舟子“炒作”。

时代周报记者在微博上向方舟子发送私信,提出采访要求。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方舟子并未回复记者。唐骏坦言,他的律师团队已开始相关的进程,准备通过法律手段应对给其造成困扰的方舟子。

“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被误解,但我更介意的是我熟识的人对我的质疑。比起这次的事件,也许我更在乎2002年我在微软时,总裁鲍尔默对我的质疑。”唐骏回忆道。

至今,唐骏都清楚地记得,那年鲍尔默在开GM会议时,当着近100个高层的面痛斥唐骏,认为其不该招收10名应届毕业生做销售,浪费公司的资源。半年后,那10个应届生表现良好,鲍尔默对唐骏的误解也就消除了。

然而,对于此次学历造假事件何时可以平息,唐骏并没有太大把握。

“我不会对人倾诉”

唐骏是孤独的狂欢者,他向时代周报记者承认自己并无太多挚友。

事发后,唐骏未向任何人倾诉过,“我不习惯倾诉,也不喜欢与一个人走太近。相对于一对一的交流,我更愿意和一群人交流。”即便已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唐骏依旧我行我素,不愿磨去刺人的棱角。

时代周报记者询问唐骏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他想了想,说:“2004年的2月8日,我彻底痛哭流涕了。”

唐骏回忆道:“那天是我离开微软的日子,400多个员工悉数飞去北京,在万丽酒店举办了一场告别会。原本有一个仪式,是每个员工上台与我握手告别,最后竟意外变成了员工们的哭场。这是我人生中最感动的一件事,因为员工的真诚,也因为感伤,那天我足足哭了一小时。自那以后到现在,我没有再哭过。”

唐骏“我行我素”的性格早已形成了其个人品牌效应,而今却恰巧因这一个性招致众人的反感。面对网友指责其“矫情”、“高调”,唐骏笑笑,称:“我就是这样,我不认为自己高调,只是将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了。”

“今后我的名片上会加印一个博士在名字后。”唐骏说,“我还是我,什么都没改变,一个我行我素、明天开始我行我素的唐骏!”

唐骏的个人气焰依旧高涨,他永远都处于狂欢的孤独状态。

唐骏之困,谁之困?

此次的学历造假事件早已单纯地从对个人造假的质疑升级为对社会问题的反思。

如果在学历造假事件刚开始时,唐骏能一笑置之、调侃回应,也许不至于有今天这般轰动的效应。深陷假文凭风波无疑使唐骏的诚信蒙上阴影,唐骏多年来在年轻人心目中塑造的形象也如泡沫般正一点点幻灭,昔日的“打工皇帝”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诚信危机。

然而,也有人提出相反意见:“当我们在纠结于‘家庭成分’、‘政治素质’和学历等这些形式上的东西时,IBM和微软这些跨国公司为吴士宏、为唐骏,提供了广阔的人生舞台。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不重形式而重实干?”

独家对话 唐骏:“我渴望自由,行事我行我素”

时代周报记者 王飞丹

时代周报:最近你深陷文凭造假风波,对此你有何感想?

唐骏:我已经澄清过,就不再赘述细节了。我获得的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学历证书、博士论文都可以来查。你说我的学校三流,那就三流,我说四流也可以。这么差的一个学校,现在被人无限炒作,反而名声大噪。我也才知道原来在中国还有不少校友,算是个小收获。

时代周报:你是否认识方舟子?你认为方舟子为什么要“揭发”你?

唐骏:我不认识方舟子,他这么做无非是在炒作。方舟子去年做过一次类似的炒作,当时并未掀起大浪。今年他又卷土重来,现如今方舟子已名声大噪了。

时代周报:你虽然已做澄清,但外界对你的猜测以及方舟子对你的质疑仍然没有消停。你是否联系过方舟子本人进行沟通?

唐骏:我没有找方舟子沟通过,也不需要找他,我只介意我在乎的人的质疑,至少是与我有直接接触联系的,而我与方舟子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我的律师团队已开始相关的进程,准备通过法律途径应对方舟子。

时代周报:此次事件对你有何影响?你如何解压?事发后,你是否向你的朋友倾诉过?

唐骏:这一事件确实让我最近比较烦,但我并不害怕,因为我说的都是真实的。我没有什么压力,不会特意去解压,只会一笑而过。但最近美国和日本来的同学搞的一次聚会让我很放松,因为太久未见老朋友,又喝了酒,所以很开心。

我不习惯倾诉,也不喜欢与一个人走太近。我的挚友并不多,相对于一对一的交流,我更愿意和一群人交流。因为和一群人交流时你能获得更多的信息。

时代周报:有网友指责你“矫情”、“高调”,对此你有何感想?

唐骏:如果要用一个形容词来描述我的话,我认为最好的四个字是“我行我素”。我渴望自由,行事我行我素。我就是这个样子,我所呈现的就是我真实的样子。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 宋潇
[责任编辑:]

相关专题:南京大爆炸被指祸起违法拆迁

频道
分站

中国法治国际互联网站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by Chinaruleofla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Reproduction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permission is prohibited
备案号:京ICP备0900144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263号 许可证号:京ICP证140110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3531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京网文(2014)0781-181号

关于我们 | 关于中国法治 | 联系方式 | 学会动态 | 编辑部 | 法治编辑部 |